公告版位
實際採訪開始了,大家加油!

目前分類:第六次課堂作業:自傳 (8)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關鍵字:1988,籽,軌跡

 

 

典藏歲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小的本住在蘇州的城邊,家中有屋又有田,生活樂無邊,誰知那唐伯虎……

 

聽到要寫自傳腦中突然想起這段RAP

典藏歲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這絕對不是少女夢工場之類的光源氏遊戲,而是一個七年級生對於自己二十餘年荒蕪的人生的一個註解。 

 

典藏歲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出生地在豐原,是一個思想多變,愛幻想,喜歡嚐試新鮮的事物,卻又膽小的女生。聽說在我出生後不久,某天外婆把我放上二樓午睡,自己下樓跟外公聊天時,經過樓梯間,驚嚇地看著小巧的我用颤抖的手緊握著扶手攙抖著下樓,當場把她嚇得半死。這是在我長大後,大人們每每在我面前都會提起的一段往事,也是我對那樣小的我最初淺的印象。

慢慢長大後,第一個學會的才藝是鋼琴,當時的老師除了用糖果引誘我的學習動機,另一個就是故事;每學一首就會說一個故事,讓我對鋼琴產生極大的興趣的是為了聽故事。

        國小時期的我,很喜歡看卡通跟上閱讀課,學校也都不定期會有廠商來學校推銷故事書,然後全班傳閱訂閱。當時一回家就是趕快做功課,因為下午四點以後是一連串的卡通時間,那時候的卡通很多,像藍精靈、安徒生童話故事集、人體大奇航等等,還有假日的電視戲劇中國民間故事,都是我當時的心頭肉。

典藏歲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生於中部,長於中部,年長後雖有異鄉之行然覺如路在前方蜿蜒何處皆可為家高中就讀體制嚴格的學校教官無所不在框架式的規則有所存在必要卻不可過度箝制大學主修法律也念經濟學及會計等金融相關科目拓展視野當時教授曾云法律是最低限度的道德及人權保障的必要性質理解是當犯罪發生時為何一定須採無罪推論原因是當國家機器與人產生對立單一的個人處在弱勢的地位證據跟輿論都可偽造故人權的保護在法律上是最具重要性當一件事發生時如只從表面來看而不從主客觀及人事時地物概括論述容易陷入自我視線的死角此時你的判斷已讓整個事件終結

印象深刻的是修社會學時書籍是傅柯的《規訓與懲罰監獄的誕生》對於暴力犯罪真理正義有相當的論述瞭解在權力掌控下面前一切都是渺小無論是監獄或是學校如何用建築價值觀規範社會層面從肉體與心靈去限制裡頭的族群操控如同以行政學探討政府機關如何運作的知識系統層疊的權力架構底下的人民驅動以規則規範這種權力關係在文學中尤其是被殖民下的社會似可窺探到端倪適用

典藏歲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相片0888.jpg

黑板上老師的粉筆 還在拼命嘰嘰喳喳寫個不停
等待著下課 等待著放學 等待遊戲的童年

典藏歲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我在2011 回朔

我生於台南,長於台南,小時候的我是個十足的「旅人」,不斷地尋找一個安身立命的「居地」,從溪南跑到溪北,又從溪北回到溪南(這裡的溪南、溪北是曾文溪以南和曾文溪以北的簡稱)但不管這麼繞卻始終離不開台南這塊土地,六歲之後,才在新營找到了一個「家」。

上國小時接觸到第一本課外書是《史可法傳》,會讀到這本書是老師課堂的要求,老實說第一次聽到這個人,根本不知他是何許人也,還以為他是哪國的外國人,為此還留下一個笑話。之後,便喜歡上這種民族英雄的書,常常泡在圖書館裡陶醉在書香世界中,像是《薛仁貴征東》、《薛丁山平西》、《羅通掃北》等都是當時睡前讀物,更曾經瘋狂看完一整套三、四十集的《吳姐姐說歷史故事》。國中前半期喜歡上了「三國、水滸、西遊和封神」,除了這些之外,最常碰觸的莫過於最著名的「飛雪連天射白鹿,笑書神俠倚碧鴛」,國中後半期,讀風一轉,由原本的俠義傳奇進入到愛情幻想,《還珠格格》、《梅花落三部曲》成了當時的首選,更接觸到生平的第一首詩「如何讓我遇見你,在這美麗的時刻,為此,我在佛前乞求了五百年,求祂讓我們結一段塵緣,於是佛把我話做了一顆樹,長在妳必經的路旁……」那時候的我覺得席慕蓉這首〈一棵開花的樹〉怎麼寫的這麼優美,意外地闖進詩的天地。大學時期,因就讀台文系的結果,接觸到諸多台灣文學前輩的作品,從日治到戰後,又從戰後到鄉土,幾乎每個時期的作品都稍為地涉獵過,曾拜讀過日本作家的作品,如夏目漱石的《心》、《我是貓》,三島由紀夫《假面的告白》、小林多喜二的《蟹工船》、谷崎潤一郎的《刺青》等,也曾翻過愛倫波的《黑貓》,整體來說,從國小到大學階段,每個階段都嘗試不一樣的風格。

典藏歲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我這一輩子,目前主要在南台灣渡過。在高雄市出生,母親娘家在鳳山,祖父則住在斗六;童年在屏東市長大,跑墾丁就像在跑後院;國小在雲林的某個山上的小學唸了一個學期,接著就在臺南縣的北端待到高中畢業;以前沒事就跑臺南市,很不喜歡嘉義,沒想到大學和研究所卻在嘉義待了五年。

  父親是閩南人,母親祖籍則在山東,但外祖母看起來卻很像平埔族。我的家族史對我瞭解這塊土地有很深的影響,尤其是當我聽了一些當醫生的曾祖父的故事以及跟著我的外公一起回到中國去探親後,對台灣和人族群間的省籍問題,我自認有一定的體悟。

  我很小就很喜歡看迪士尼和宮崎駿的動畫,但漫畫到我高中前大概只看過小叮噹,受父親當職業的影響,偶爾會到圖書館翻翻百科全書中的動物照片;也大概在同時間,我對歷史故事就一直很有好感,尤其是三國,我大概看過十來種不同的版本;小三開始接觸翻譯文學,少年小樹之歌野性的呼喚大概是在那時候看完的,同期開始看封神榜》,一直到小六為止,四大奇書除了《金瓶梅》苦無機會閱讀之外,其他兩本也都看過了,還翻了一些有的沒有的,族繁不及備載。

典藏歲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