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實際採訪開始了,大家加油!

第三章

1.我認同所謂的鄉土,其實是臺灣一種現代精神的化身。

2.鄉土的存在和現代的存在,被純粹以西方文學的翻譯或介入來討論,是否過於狹隘?

3.現代派和鄉土派所依附的,其實絕大部分是相同的東西,爭辯的過程大多不過意識形狀的叫囂

4.再次質疑翻譯的問題,比如其中討論的詩,但是所論述要學習西方詩的詩人是否就足以代表所有詩人的概念?

5.日劇時代的漢文化是傾向中國的,這點倒無法否定;但只用反日或是自我覺醒、民族意識這些片面的看法就要帶過,似乎也太小看臺灣的日治時期文學了。

第四章

1.副刊的確主掌了臺灣文壇頗長一段時間。

2.副刊的選擇和文學獎的頒發,本來就代表了部分人所以愛或所相信的文學觀。

3.大陸尋奇這樣的節目,的確就很有異國情懷;因此,島民們似乎在潛意識中也意識到,那是一個熟悉的異鄉了吧?

4.沒有一個年代的文學和刊物可以完成不理會市場走向。

5.政治和文學的認同會有相互影響,但不代表文學就一定得和政治掛勾。

 

總結:

1.臺灣是否已有了自我的民族情緒?

  沒有是為什麼?

  有的話來自那裡?

2.除了現代派和副刊之外,還有許多的小說在這裡並沒有討論到,這樣的討論過於狹隘,更只會造成我們純文學的小眾化(精緻化就不一定了)

3.如果有人來此找尋我們所認為我們有的中國精神,可見部分的東西市值得我們保留的。

   反對是反對現在的中國,但過去中國的好的東西,如果對我們無害,那保留下來應該會有用。

4.文學來自於文化、文化來自於對生活的思想,西方人有西方人自己得來的心得,我們引之參考,也將會融合我們自己的經驗,給予新的意義;

   但崇洋媚外這樣的慘況,目前還是普遍存在於我們的社會,無論是一般百姓或是"知識份子"。

5.自我的認同其實是必需被映證的,但映證並非一味仰賴外來的他者,存於我們自己心中的相信和希望,才是根本應該去面對的,崇本,自然就可以息末。

創作者介紹

歲月沉澱下的風華

典藏歲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吳亦昕
  • 看完予騰的心得,有感而發:以我們想像中文明開化的「西方」為準則,是台灣(以及其他許多國家、地域)的既成事實,到今日甚至越演越烈。我們再也無法否認,我們今日所做所言,深受許多不同文化的影響,即便是傳統漢學研究。誠如你所說,這其中當然有許多問題,可是我想,我們文學研究不是非要去理個是非黑白,或者再去想像出一個「本」,而是去探究人們面對如此狀況時的各種衝撞(也就是灰色地帶)。我在課堂上已經說過太多次,如果你會想要追求一本「本質」或是「真正」的「我」,事實上也是因為面臨到「他者」(即使是鏡像中的自己)的衝擊。因此去中國化去日本化去美國化去什麼碗糕化都是極為暴力的行為,會扼殺台灣精彩文化。
    事實上,我覺得台灣現在最可怕的,就是民粹主義。你覺得呢?
  • 予騰
  • 回老師的話:
      的確在前幾年,民粹是我們最嚴重的問題,不過在陳水扁下台、馬英九上台之後,這樣的情況倒是有了一點化學性的變化,我覺得目前最嚴重的問題,應該是整個價值觀太過極端的功利主義,民粹的部分,反而這幾年因此沒那麼激情顯得平和一點;再說,民粹也是民主發展的過渡期,我想之後會好轉的。
      另,我也贊成老師說的他者,畢竟我們使用的語言本身就是一種他者的介入,但這都停留在形而下的思考,臺灣的形而下思考其實不會比其他的文明要差,但是形而上的突然,也就是自己看自己,自己的精神是什麼,自己的何去何從,並沒有進入臺灣人的思想中,這樣形而上必須要崇的本不存在,也只能盲目的跟著外在的說法走,或許是我們面對最迫切要處理的問題。畢竟思想才是人類最尖端的研發。
  • 予騰
  • 對不起,是形而上的突破,不是突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