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清文老師 採訪心得

 

  出發

  天空漆黑得一絲雲朵的痕跡也看不見,我收拾北上,前日不眠的在我的腦袋裡陣陣刺痛,每次離開,我總隱隱期望著能打破我如靜止的水灘般的日常。儘管我知道這樣的冀望並不負責任,也知道雖然每次的截斷都會產生改變,然而這低頻卻無法改變我本身(此段充字數用XD)

 

  天亮,比我預估的時間還要更早的,到了台北,我獨自徘迴在台北車站,而在飽和的烈燄下,我往地底下鑽,穿梭在靜謐的誠品地下街,想像著鐵門後幽暗陳列著的是什麼?而後緩緩轉身,與行人相互無視的,如幽靈般行走,等待下一次的陽光穿透湮滅(因為實在是挺想睡的),在一個偶然遇見麥當勞的情形下(對我來說,台北依然是一個迷宮,所以一切都是偶然),我點餐坐下,開始整理起採訪筆記,距離集合時間,還有兩個小時又十五分鐘。(這次是屬於自言自語的廢話)

 

  集合以後,我們就前往鄭清文老師的家。鄭清文老師請我們喝自泡的花果茶,「師母相當厲害,居然找得到六個一模一樣的漂亮杯子。」老師用一種近似於驚嘆的語氣說著。看著老師這樣的舉動,我緊張的心從高懸的位置緩緩降下,(但還是半懸著的,因為鄭老師200多篇的作品,我看不到四分之一…..)只是我還是有點心虛的訪問鄭老師,儘管之前很像是趕工般的閱讀老師的作品,但在緊要關頭還是會突然卡帶,所以關鍵時刻,不小心就會進入僵局,幸好吳老師總會替我「聲」援,所以鄭老師偶會稍微挑侃一下我:「沒讀書喔。」(確實真的讀太少…..),然後接受我淺薄、冗長的,將近四個多小時的訪問。

 

 

  訪問結束後,鄭老師興沖沖的播放他在訪談過程中,一直提及的NHK中的特殊動物行為,其一是某種鳥的求偶過程,其二是台灣松鼠學狗或是蛙叫的影片,這也是鄭老師腦中水庫的源頭之一,老實說,那些影像居然是我回憶的時候,最為鮮明的畫面…..,另外就是鄭老師展示他的手稿以及平常所閱讀的《peace and war》,從這些實物中了解鄭老師身為一個作家(或身為他自己)如何深化並組織自己的思想,我覺得這次訪談中,最為有趣的是得知鄭老師與黃春明老師、李喬老師閱讀作品的喜好偏向,與我們最為不同的是閱讀俄國作家作品的量,我們可以閱讀屠格涅夫、契訶夫,但往往缺乏那種與他們同樣欲罷不能的感受(也許是因為我們並沒有被禁止閱讀這些書),所以眼睛瀏覽過後,大腦就可能睡著了。而我平常可能也太習慣選擇輕鬆的、合乎興趣的作品來閱讀,只憑這些狹隘的條件選擇書目會限制自己的成長,這次訪談,我深切的體悟到這點。

 

 

 

 

p.s.關於雞蛋花的香味與毒性,這篇網誌有介紹

http://www.wretch.cc/blog/hortwu/10015164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典藏歲月 的頭像
典藏歲月

歲月沉澱下的風華

典藏歲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